《国家地理》 | 照片背后的故事2

ailin  •  283
图片来源:国家地理

尽管这看上去像是一艘外星飞船,但实际上,这似乎一艘名为“深海挑战者”的深潜器,它的目标是潜入地球上最深的海沟。摄影师马克·特雷森(Mark Thiessen)的这张作品是对传奇导演詹姆斯·卡梅隆的这艘深潜器的完美诠释。

大这张照片的拍摄过程却相当偶然。在一次夜间测试期间,“深海挑战者”好正从水下逐渐接近回收母船。当时特雷森正在水下。它突然意识到从水中看去,这艘深潜器发出的荧荧蓝光将能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呈现这架传奇的水下机器。于是他迅速游到深潜器前方并潜到它的下部,并在那里拍下了这幅作品。


摄影师罗伯特·肯德里克拍摄了这张照片。照片中似乎一只已经灭绝的候鸽,这只候鸽名叫“玛莎”(Martha),是全世界最后一只死去的候鸽。作为拍摄已灭绝动物行动的一部分,这张照片刊登在2013年4月期的国家地理杂志上。

玛莎的故事令人悲伤。这种可爱鸟类的灭绝是由人类直接导致的。原本在北美洲东部生活着数十亿只这种鸟类,最后却竟然只剩下玛莎这一只。最后在1914年,玛莎在美国辛辛那提动物园去世,宣告这个物种的最终消失。它死后,它的尸体别送往美国史密松研究所,在那里它被制成了标本并展出至今。罗伯特的这张照片唤起了我们对这一故事的记忆。


狮子喜欢夜间活动。使用红外光波段拍摄黑白照片,不用闪光灯,这样便不会惊扰到它们的生活。这些照片与众不同,此时的狮子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是它们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当你注视着它,你会知道你正身处狮子的世界,这让人深感荣幸。


这张照片让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平等的感受。不管这个小女孩是多么贫穷,而我是多么富裕,或许她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而我有昂贵的泳衣。但在这一刻这些都不再重要,此刻我们都是一样的。在镜头面前,尤其是在这张照片里,万物平等。


它被刊登在了2013年10月号上。这是一名印第安奥吉布瓦(Ojibwa)部落的妇女,拍摄的时间是1907年。这是一张可爱且安静的女性照片,裹着毛毯站立着。整个画面让我感到内省和平静。


摄影师尼克·尼古拉斯(Nick Nichols)对狮子的喜爱由来已久,并拍摄了许多标志性的照片。比如这张展现狮子交配场景的作品。


工程师马克·特雷森(Mark Thiessen)耐心细致地制作了这张看似平淡乏味的金属片,但在他精湛的技术面前,这块金属板将熠熠生辉。无数的小孔对应宇宙中所有已知星系的位置,它将被安装到大型望远镜上,用于探查星系的运动,并为最终探明暗物质的本质提供线索。


第一次看到摄影师大卫·古藤菲尔德(David Guttenfelder)向我们展示的名为《迁徙候鸟最后的歌声》的一组图片让我们深感震惊。它展现了盗猎者如何用粘性物质来粘住迁徙停留的候鸟并大肆予以捕杀的情景。

你会去吃这些可爱的小鸟吗?这些小鸟只有那么少的肉,这样做是否值得?如果这样做是因为食物匮乏不得已而为之,那还可以理解,但事实上情况绝大部分都不是这样,这些小鸟被视作野味,人们愿意花大价钱就为品尝他们眼中的“山珍海味”。因此当我了解这些背后的故事,再去审视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毛骨悚然——这个男人是想活生生吃了这只小鸟吗?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其实这是一名救援人员正在尝试去除小鸟翅膀上的粘性物质。

第一眼看上去令人惊恐的场面实际上却是温馨一幕。因此除了第一眼感觉,摄影作品背后或许还有很多不一样的故事。


这张照片上拍摄的是两名戴着面罩的加州工人正抬起一大捆几乎有小汽车那么大的风滚草,这样的画面十分有趣,让人不经意间露出笑容。画面中这两个工人几乎被风滚草包围了,这也表明了风滚草泛滥的程度已经非常严重。


这张照片中,非洲国家吉布提的海滩边站着的这些人正高高举起自己的手机,希望能捕捉到来自邻国索马里的微弱手机信号。这张照片的力量在于它显示了我们人类渴望互相交流和沟通的情景。这张作品会触动人的内心一根敏感的弦,直抵灵魂。多年之后我仍然能够听到那声音。


这是有关一个非洲男孩奥兰多(Orlando)的故事。他的足球很破,球门是自己搭建的,简陋不堪。然而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流露出决心。


这幅画面看上去很美。但它最直接说明的一个事实便是:曾经有很多旅客途经这片沙漠,这些缠绕在树枝上的袋子正是他们曾经走过的最好证明。人们没有在此停留,但摄影师的照片却将这一切定格。


分享